与A君书(肆) –心脑摧残
2012-08-19 23:58:06
  • 0
  • 0
  • 1

与A君书(肆)

                                              –心脑摧残

 

        最近让我越来越担心心脏是否良好运作了,虽然我还很年轻,由于长年我的晚睡和作息不规律,最近愈发地关注它,愈是关注,就越是发觉它不大听话,有些自我娇惯了。

        于是乎,买了一个用双腿去操作的弹跳运动工具,打算让自己动起来,尽管科学上来说,它是加重心脏负担的工具。今天下午在广场上,这个工具让我乐在其中,而且还引来了一个母亲,一个既为姥姥又为奶奶的老人,另外还有两个小朋友。

        跟她们在一块,有一个短暂又愉快的傍晚,尽管认识不久,也就是一个傍晚。

        回去的路上,你问我,“你说是不是小孩子小的时候动手能力比较强,长大了就懒了,所以人小的时候就比长大之后聪明?”

        我想了一下,我是这么认为的,向来都是这么认为的:人的智商与生俱来的成分占的比较大,可是人的智商在人的一生中起多大作用呢,可能也不大,因为我们人中的大多数,来到人间,这个智商的水平就像无数的小球,扔到固定的容器中所得出的曲线是正态曲线,我想这一个试验你也听说过,就是大学里面概率论里面一定会学到的,所以我们知道很多时候机会对于我们来说是公平的,我们人中的大多数就是平凡中的平凡的智商,而极少数的天才和极少数的智商障碍者,都不大能被我们常见到,这是一个方面。

 

        回到你所问的问题,什么样的人聪明,什么样的人不聪明呢?

       类举一个例子。

        今天小羊同学又发短信问我,说大学的通知书收到了,一下子就茫然了,大学是个什么东西,到大学之后没有人管了,好像很自由,又好像一无所知,好像社团对她们来说很新奇,好像大学里又有很多东西要学,似乎社会上的反映来看,学的东西没有什么大不了,对于工作和生活,也没有什么样的飞跃改变。

        我告诉小羊同学这么说,“有时候在大学里(或集体里)别人看你是笨的,而你做的却是智慧的;有的时候别人看你是聪明的,而所有人都认为你聪明的时候,这个时候你就显得很傻了。”

 

        这可能是中国人有的时候说一套路、做一套确实对不上号的原因吧,舆论所造成的。

        我们刚才讨论的聪明呢,是除去社会舆论影响的“聪明”与“不聪明”,这也正是你所说的,小孩子比较愿意动手,而大人长大之后变得懒了,是不是智商就降低了呢?

        我说不然,非但智商没有降低,而且人成熟之后对事情的看法更清楚了,只不过随着人年纪的增长,所经受的“教训”使人变得越来越胆小了,所遇到的“经验”使得人越来越自以为是了,导致长大之后的人会被自己的经验束缚,束缚之后去解决问题的人就有了限制,就不像儿童那样天马行空好像很有创造力一样。

        如,近几年来商业上大家都比较愿意讨论商业模式,不同的架构,不同的程序,越来越关注创造价值上,营销上也比较讲究3.0营销,就是为别人创造相应的价值,而离开过度关注于产品本身这件事情,跟我们所说的话相对比是什么样子呢?

 

        去解决一个问题,成人更倾向于考虑舆论,考虑影响,而小朋友去解决问题比较在乎自我,这个自己我,便是我真的是这么想的,或者是我真的要这么做,于是孩子们就口无遮拦地那样去想,那样去选择了。在大人看来,有时是不可实现的,其实仔细分析起来倒也很有意思,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的时候,有时也不妨去学一学创意公司的一些产品发明人,他们去观看儿童,去观察卡通那样样有意思的事情,去发现人们简单直接的感情和需求。

 

        我还记得有首歌叫做《种太阳》。小时候唱就特别开心,小时候其实我也怀疑过,一个东西种下去是不是可以结出另外的东西来,大学里还有一个笑话是这样讲:头一天晚上把一个男朋友种到地里,第二天早上起来于是树上结满了男朋友,然后一个可以去打水,一个去占座,一个去买早饭……

 

        当然这有很多是人们以自我为中心的,按照理想的需求来产出的一个笑话。

        孩子则不同,孩子在看问题,只看内心他想要的是什么,人长大了之后呢就会偏离自己的内心,偏离越多,到最后产生了一系列新的问题,顾忌新的问题,顾忌舆论效果和评价,所以从解决问题看上去,就不那么的效率了,甚至显得有些笨拙,这并不是说人变笨了,结果上显示,却真的不难么“聪明”了。

        这些年来,比较兴起的心理学,培训和作坊,总是号召大家去尊重、正视自己的内心,自己需要什么,自己应该做些什么,自己的家庭和生活欠缺什么,应该怎样去弥补,怎样去完善,怎样去维系,而不像工作,为了考虑领导,为了考虑同事,为了考虑别人怎么看,自己去做不喜欢的事情,为了生存,为了住房公积金而不舍得跳槽,为了去读一个还不错的大学宁愿去读自己不太擅长的数学系,或者是明明有法律理想的一个学生,只好去读中文系。是因为分数不够高的原因而服从了调剂,这就是这些成人、或即将成为成人的人,考虑到太多周围的因素太多,做出最后的选择,好像不是那么聪明了。

 

        今天下午我和一起玩这个工具的这个小朋友,先是在我休息的时候跑到我的面前,当时我坐在地上,她过来指着我的眼镜,好像很奇怪这是什么东西,然后拍拍我的脸指了指远方,对我说一个字“鱼”!

       我当时还不大明白什么意思。后来我朝远方看了看,她又来捏了捏我的脸,说“鱼”。

       我还不是太明白,这时候她的奶奶过来说,她刚才在那边,鱼池,看到了一个死鱼,哦,这个时候我就问这个小朋友,“鱼是什么呀?”

       小朋友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说鱼,找鱼。

        哦,她的意思是让我带她去找那边的鱼。这是她的企图,她的真实想法,不管我是不是好人。

        哦,如果我真的把她带过去去那边找鱼的话,她的母亲会不会过来跟我打起来?她的奶奶会不会报警我拐卖儿童?

        因为现在丢失婴幼儿的事件太多了,我可不敢这么做,我蹲在原地不动,我告诉她,鱼回家找妈妈了。这个小朋友瞪大眼睛看我说“找妈妈?找妈妈?”然后扭头去找她的妈妈,走到半路,她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又返回来对我说,“鱼,鱼”。

哦,我倒不知道说什么语言能制止她了,我就蹲在那里,把她托了起来,说“哎呀,你长得真漂亮,鱼回家找妈妈了,鱼饿了回家找妈妈了,”“鱼没有奶奶,也没有妈妈,鱼没有妈妈,”这个时候,她瞪着我重复“鱼没有妈妈”!

        哦,这个时候,奶奶又过来说,“鱼没有奶奶,也没有妈妈,饿死了”。我大笑,忙说“鱼有妈妈,鱼回家找妈妈了”表示我没有骗她。

        这个时候,小朋友的大姐大概有七、八岁吧,过来直接扔下来一句话说“那个鱼死了,它臭了”。

        ……哦,很小的小妹妹顿时傻了眼,傻了一会儿,跟我说,“鱼没有妈妈,鱼没有妈妈……”

        哦,她好像是要告诉我鱼没有妈妈,饿死了,刚才当听到六七岁的大姐姐说鱼死了,臭了,我想这个对两三岁的儿童来说是个噩耗,她还没有办法面对生死这样的问题。你告诉她,鱼回家找妈妈了,她会跟你较真,因为她的奶奶已经告诉她说鱼没有妈妈,也没有奶奶,所以她要为自己心里的问题找一个答案,那个鱼的妈妈呢?鱼的奶奶呢?鱼是不是要吃饭、睡觉?

这好像是系列动画……

 

        而她的姐姐,已经了解了些人的生老病死,知道这是一个客观存在的事实,也可能她小的时候在五岁的时候就摸了一只发臭的鱼便被父母训诉了一顿,她便知道那个鱼,已经死了臭了不能再去碰,或许是这样,她追求答案的想象被扼杀后,便“成熟”了,也理智了……

这就是今天傍晚的事情。

 

        所以,我们聊到,关于智商和动手能力这一块,除去关于大脑发育中间的差异,我想,可能成人适时地去学习一个儿童的思想、方式,再去去做一些有创意、跟创意相关的事业会有更好的思路。

        除去聪明不聪明的说法之后,可能我们成人许多面临的事实对他们来说很残酷,残酷到可能一句简单话就扼杀了她们一个比较有意思的话题,毁掉了童趣的思考路径,抹去了美好的想象空间和悲悯情怀,甚至毁掉了一个能启发创意者新的产业的乍现灵感。

        脑袋和智商的变化,不是变笨,是逐步摧残。

 

                                           201283日晚  吕布凡  山东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