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使我们对生活的要求标准降到如此之低?
2011-12-05 00:56:30
  • 0
  • 1
  • 27

 

 

前些日子一标题为“新疆乌鲁木齐一医院医生另类方式拒收红包 将钱打入患者住院账户”的新闻在网络上走红,微博上也是转载纷纷。

当笔者面对这样的消息时,第一反应也是很“人性化”的,心想“必须转载”,哪怕是为了鼓励人心向善做出那么一点点的小贡献,而后迟迟忘不了这件事,直到朋友又谈起有亲戚要入院,怎么也得给医生塞些“红包”吧,又让我为之“揪心”一下。

从乌鲁木齐的这位可敬的医生不收红包这一举动上,我们看到的是黑暗里的一道光,他没有收,然后我们的国家和可爱的人民可否去反思,我们的要求何时变得这样低廉,只要没有人做坏事,我们便皆大欢喜甚至惊讶;我们的生活何时变得这样“不靠谱”,居然担忧就医的时候,医生不愿占我们的“便宜”,还要千方百计地送出去钱财?


如何使国家大小医院的就医秩序清明,使医生们不随波逐流,能像这位医生一样认为做好工作是自己身的职责,就像我们完成日常工作岗位上应尽的职责一样,这是我们需要思考的,然而我们更应该思考的乃是大众自己,我们作为社会的一份子,我们要求医生不收红包,也强烈地鄙视过贪官,然而自己在“办事”和就医的过程中,有没有坦然地按照正常流程完成,而不去想“歪门邪道”?

医改始终不能使民心安慰,也不使国内外的专家省心,我们的社会“不自信”的风气也需要潜移默化地去理清,让每位工作的人都视工作为职责,让每个人都以做不好工作有羞耻心,让大家有意识不去贪图他人危难时的“小利”,相信这些在国民的教育上加以强化,日久必将有其难以估量的积极意义。(吕布凡)

 

http://www.lvbufan.com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